返回首页
农商行CURRENT AFFAIRS
农商行 / 正文
农商银行风险防控力度亟待加强

  明知贷款企业已全面停产,仍向申请企业发放了1900万元贷款,而且,这笔贷款还是这家农商银行原溪美支行行长授意客户经理与协查员做出虚假调查报告并经总行审批发放的贷款。福建一家农商银行发生的这种看似离奇,实则“费尽心机”的违规放贷事件并不是个案。

  四川一家农商银行上峡支行原行长张某,利用职务之便,冒用和借用21人的名义,累计贷款25笔共82.8万元,不仅用来偿还自己的借款,还拿去放贷。

  云南一家农商银行支行贷款“三查”严重不尽职,违规发放虚假按揭贷款。

  上海一家农商银行的支行不仅涉嫌向“皮包”公司放贷,甚至还向有违约“前科”的公司放贷。

  ……

  虽然这类违法违规的放贷行为并非农商银行独有,但一些农商银行暴露出来的风控短板,还是给整个农信机构敲响了警钟——完善内控管理制度,加强内部巡查监察,防范信贷风险,已是刻不容缓。

  作为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的农商银行,虽然如今无论从银行网点、办公场地、员工风貌,还是业务创新、操作流程、风险管理,都开始脱胎换骨,不断向现代商业银行靠拢。有些农商银行不仅登陆资本市场,资产规模还远超城市商业银行。但规模大不等于资产质量优,发展速度快不等于什么都比人强,登陆资本市场同样不等于可以从此高枕无忧。

  事实上,农商银行无论大小,内控制度不健全,风控系统形同虚设,有制度不执行等诸多乱象仍不同程度存在。当越来越多的农商银行大刀阔斧进行大零售转型和数字化转型,或是整装待发准备上市时,不管它们步子迈得多大,目标有多宏伟,风险管理的“篱笆”在任何时候都应当越扎越紧,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今天,更是须臾不可放松的。

  从近期暴露出的种种违法违规放贷案例不难发现,敢于“越线”的往往是来自银行内部的“自己人”,比如客户经理、支行行长等。这让农商银行风险防控形势更为严峻。

  为什么“自己人”反倒成了农商银行信贷资产的最大“风险点”?

  因为他们身处一线,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发放贷款。一方面,他们非常了解银行内部的流程缺陷、制度漏洞,知道从哪里下手不易被察觉或发现,也因为如此,这些人一旦得手,便会一犯再犯,直到东窗事发;另一方面,他们也熟悉客户,有的跟客户关系非同一般,不仅可以跟客户串通作案,也可以利用虚假客户名单骗取贷款、挪用贷款。

  “自己人”作案能屡屡得手,充分说明一些农商银行的风控制度、岗位设置,看似严密,实则形同虚设。这里面有农商银行高管特别是一把手的原因,也与制度好看不执行、人员在岗不用心的内部管理失序有关。

  有的农商银行董事长重规模、轻管理,考核以贷款投放量为主,只要业绩好,其他都可以降低要求,比如云南寻甸农商银行原董事长罗彬就因履行领导管理责任不力,被监管部门处以警告处分。还有的农商银行,董事长交换频繁,新到一个单位,情况不熟悉,无暇顾及风控系统,这容易让一些“自己人”中的老手从容下手。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再加上一些农商银行风险控制,几乎完全依靠人工,一旦人员之间相互串通,很容易让风险审查岗位形同虚设,让“自己人”轻松得手。

  很显然,要防范“自己人”制造的信贷风险,首先要提高技防水平。如今科技迭代迅速,农商银行应当紧随科技发展大潮,学习优秀商业银行的风控经验,引入先进的风控技术,通过人工智能等先进手段,排除人为干扰,把好风控的重要关口。

  其次,要用可行而严密的制度来防控风险。有的农商银行风控制度不少,但很多都停留在纸面上,落实不到行动上。究其原因,就是其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做给别人看的,不是真正用于防控风险。否则,一家支行行长何至于冒用和借用他人名义,能屡屡获得贷款?按理,支行行长应定期轮岗,但在有的农商银行,考虑到支行行长人熟地熟,为了方便业务开展,做大规模,让其长期驻守一方,这其实也为一些支行行长行违规之事提供了“方便”。可见,制度固然必不可少,但一丝不苟地严格执行更加重要。不执行的制度,比没有制度更可怕。

  再次,要对重要风险点加强内部巡查和监察,通过加大监督力度来防控风险。农商银行总行应不定期对支行重要风险点进行检查或巡查,通过走访客户、询问客户经理等多种方式,了解贷款投放情况。这样做不仅可以有效震慑犯罪,也容易及时发现隐患,堵塞漏洞,做到防患于未然。对于查出的问题线索,需要在内部处理的,要严肃处理;触犯法律的,要移交司法机关查办。

  其实,一些农商银行暴露出的违法违规放贷事件,虽说是坏事,但也确实能够起到警示和提醒的作用,不仅可以警示农商银行,要更加重视高质量发展,不走从前一味追求规模增长的粗放式经营老路;也可以让其他农商银行从已发案例上对照检查自己,把制度的笼子扎得更紧,让风险防控的力度得到进一步加强。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