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中国制造”腾飞的含“金”量

  “吉利、沃尔沃、LYNK&CO,是我们吉利控股集团旗下的三个主要品牌,每个品牌各自的定位都很清晰:沃尔沃属于高档豪华品牌,LYNK&CO属于中高端品牌,吉利是中国的自主品牌。”在位于宁波杭州湾吉利汽车研发中心的展厅内,讲解员如数家珍。

  李书福创立的吉利汽车是中国本土汽车品牌的代表之一。吉利汽车一经问世,就成为了搅动汽车行业的“鲶鱼”;2010年,吉利与福特成功交割沃尔沃轿车100%股权以及相关资产,更是成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史上“蛇吞象”的典型案例。这次并购,被人形象地喻为“农村小伙娶外国公主”,也让世界认识了李书福,认识了吉利。

  从小作坊起步,李书福带领吉利汽车从小到大、由弱变强,并且正在以“中国自主品牌”的资格和自主创新的姿态,登上国际汽车工业舞台,成为中国制造业飞跃发展当之无愧的代言人。

  “2018年,工行支持吉利集团顺利完成对国际汽车行业巨头沃尔沃集团8.2%的股份收购,此次交易总价超过30亿欧元,是近年来汽车行业规模最大的跨境并购交易之一。”中国工商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从发挥劳动力、土地等成本优势承接全球制造业转移,到提升产品品质、优化产业结构,再到自主研发创新,“中国制造”正逐步摆脱“世界工厂”低附加值的符号,转型“中国智造”。

  从“制造”到“智造”,这一字之差背后凝聚的,同样包含强大的金融力量。

  找准“着力点”以金融杠杆撬动“中国制造”

  事实上,早在2002年,李书福就一直盯着福特旗下的沃尔沃,几经波折,终于在8年后得偿所愿。

  李书福曾向媒体公开谈到了这场着名的并购。“吉利和沃尔沃这两个汽车公司是高度的协同和配合,吉利帮助沃尔沃控制成本,而沃尔沃的3家工厂、1万多项专利权、完整的技术研发体系,能够反哺吉利汽车的技术研发,形成均衡的产品线和制造体系。”

  很难想象,如果吉利2010年没有如愿“娶沃尔沃公主回家”,吉利和沃尔沃的今天又是怎样的图景,至少,吉利控股集团旗下不会出现沃尔沃和LYNK&CO这两大品牌,吉利也不一定能连续7年跻身“世界500强”。

  成绩的背后,是多年来汽车制造业金融供给水平的全面提升。

  去年,兴业银行与吉利集团在杭州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兴业银行将为吉利集团提供资金400亿元,以汽车产业链为基础,在授信、结算、理财、现金管理、投资银行、个人金融等领域提供一体化、一站式金融服务。

  同样幸运的还有广州汽车集团。虽然,如今的广汽集团乘用车有限公司已经成长为一家知名的民族汽车品牌,但回忆起成立之初的融资困境,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仍记忆犹新——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2011年,广汽传祺仅销售1.7万台,2012年,销量也仅为3.4万台。

  在最为艰难的2012年,中信银行广州分行考察了项目的可行性以及财务状况之后,果断继续保持给予广汽乘用车授信支持10亿元,额度可用于流动资产贷款以及固定资产贷款。近年来,随着广汽传祺销售规模的增长,其下游经销商的融资需求越来越大。为此,中信银行广州分行与广汽传祺正式开展汽车经销商库存融资合作,将广汽传祺汽车金融网络授信额度由5亿元调整到50亿元。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已经从落后的农业国演进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 2018年,我国工业增加值首次超过30万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相当于1952年的970.6倍,占全球的比重超过四分之一。在500余种主要工业品中,我国有220多种产量位居世界第一,其中,彩色电视机、空调产量超过两亿台,冰箱7876万台,洗衣机7150万台,超过全球产量的50%以上;汽车产量超过2780万辆,占全球的30%,新能源汽车产量127万辆,占全球的50%以上。

  制造业的发展离不开金融的支持,因为制造业发展或者制造业转型升级往往会伴随着大量的投资转移、资本流量以及研发转化,这些都需要大量资金,同时制造业的重组也需要大量资金。

  工行相关负责人介绍说,近年来,工行持续提升对制造业的金融供给水平,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截至2018年年末,工行制造业贷款余额达1.38万亿元,稳居商业银行之首。

  截至2018年年末,兴业银行制造业行业客户长期贷款余额673.93亿元,较上年增长9.26%,较2016年增长54.70%;信用贷款余额722.92亿元,较上年增长10.59%,较2016年增长14.49%。

  聚焦“高精尖”以金融创新精准服务先进制造业

  2018年7月12日,C919大型客机102架机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历经1小时46分的飞行,平稳降落在山东东营胜利机场,顺利完成首次空中远距离转场飞行,这意味着C919大型客机项目进入密集研发试飞新阶段。

  作为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大型客机研制能力是一个国家工业水平的重要标志,也是一个国家制造业整体实力的集中体现。2017年5月5日,C919大型客机成功首飞,让中国的民用航空工业为之沸腾。

  C919大型客机项目总经理吴跃介绍说,C919是中国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干线飞机,针对先进的气动布局、结构材料和机载系统,共规划了102项关键技术攻关,包括飞机发动机一体化设计、电传飞控系统控制律设计、主动控制技术等。

  早在2009年,工行全资子公司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就与C919的研制者——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金融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工银租赁于2011年和2015年先后采购45架C919飞机和30架ARJ21-700飞机。2017年12月5日,工银租赁再次签署55架C919大型客机购买框架协议。至此,工银租赁C919飞机订单总数已达100架,加上此前订购的30架ARJ21-700飞机,以130架飞机的总订单成为中国商飞研制的两款国产飞机的最大用户。

  工银租赁相关负责人告诉《金融时报》记者,自成立以来,工银租赁始终将支持中国航空业发展作为重点,一方面为国内航空公司提供新的飞机引进渠道,降低飞机引进成本,改善盈利能力;另一方面大力支持国产飞机市场化和国际化,通过业务创新,为中国航空业“走出去”提供了有力的金融支持。

  近年来,随着国际产业分工和全球产业布局的深度调整,我国制造业进入转型升级、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制造业转型升级也对金融支持提出了更高要求。

  根据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金融需求,银行业金融机构积极发展财务顾问、债券承销、债务重组、租赁+保理、理财投资、产业基金等多元化金融服务,加强对制造业的全产品、多渠道金融服务。

  福耀集团是福建省知名企业,也是全球行业排名第一、国内规模最大、出口量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供应商。如今,福耀集团已在国内建立了近20个生产基地,并在美国、俄罗斯、德国、日本、韩国等9个国家拥有生产基地或服务机构,其中在俄罗斯和美国设立汽车玻璃生产基地。

  为帮助福耀集团积极融入经济全球化发展,深度参与国际产能合作与竞争,目前,进出口银行福建省分行为福耀集团境外投资项目累计批贷5亿元。同时,该行还持续为福耀集团提供金融服务,为福耀集团在降低成本、推动转型升级、稳外贸稳外资等方面提供资金支持,累计发放贷款67.5亿元。

  此外,进出口银行福建省分行还在贸金业务、资金业务、债券承销等业务领域为福耀集团提供完善而优质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据悉,进出口银行为福耀集团共发行了3期超短期融资券,承销金额4.5亿元。

  在支持先进制造业方面,工行参与制造企业债转股项目,支持国企混改和民营企业优化财务结构;支持新能源等民营企业延伸产业布局。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以主承销商角色为制造业企业发行债务融资工具超过200亿元。今年前3个月,工行在先进制造业、幸福产业、物联互联等经济新引擎板块的贷款较年初增加709亿元,增量占全行公司贷款增量的21%。

  打造“新金融”以金融科技助力智能制造腾飞

  在当今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背景下,创新要素无疑是判断制造业是否强大的一个重要标准和现实考量。未来,在制造大国的基础上,中国将加快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步伐,努力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

  制造业要培育新型生产方式,实现高质量发展,向智能制造转型升级是重要路径,也是广大制造企业的迫切愿望。

  “企业的痛点在于实施智能制造一次性投入较大,企业既担心投入风险,又怕丧失市场机会;智能制造需要持续的定制和升级,而供需双方缺乏深度合作的信任基础;不同企业有着不同的金融需求,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多元化金融服务。”浙商银行副行长吴建伟表示。

  为此,金融机构紧扣制造业发展对金融的新需求,积极推进自身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前瞻布局金融科技,持续发力金融创新,以更具活力、更精准的“新金融”助力制造业发展。

  例如,浙商银行提出打造“智能制造服务银行”,从智能制造实施的供给和需求两端入手,创新推出履约见证、设备分期、设备外包等专项金融产品和服务,探索出一套“融资、融物、融服务”的综合金融服务模式。

  除此之外,金融助力智能制造还体现在许多方面,既包括发挥银行客群优势,为双方搭建信息平台,又涵盖提供设备维保、原材料集中采购等衍生服务,帮助制造企业引荐服务商,帮助各级政府推进传统块状产业的批量改造,实现融资、融物、融服务的结合。

  值得一提的是,江苏银行推广以“税e融”“电e融”为核心的“e融”系列网贷产品,在此基础上,推出国内首个全线上物联网动产质押业务,实时获取企业质押物信息,精准解决动产质押痛点,全线上化操作,以更安全、更便捷的融资服务支持制造业发展,以物联网技术催生金融服务蝶变。

  业内专家表示,未来金融机构要加大对数字金融的技术研发投入,强化金融资源配置到制造业融合发展领域。通过金融科技和服务场景的技术优势来优化信贷结构,降低制造企业的融资成本。同时,加大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与生物识别等技术在制造业金融服务领域的应用,加大对智能制造、战略性新兴产品和先进制造业的金融支持力度。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