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混混龙蛇最可哀

  “秋风立马越王台,混混龙蛇最可哀”——康有为慨叹的是沧海桑田,兴衰更替,现实中君子小人鱼龙混杂,自己的“腐儒心事”无由诉说。而笔者此际对于“龙蛇混杂”的诠释在于:“刷白墙”式的“扶贫”与“精准”二字差距有多远?教师给自己家的孩子补课遭到“义正辞严”的举报,该哭还是该笑?竞技场上兴奋剂的不再“误服”,又该如何“睁了眼看”?社会飞速发展,事件多因一果,新闻不断反转,观点莫衷一是。然而,是龙是蛇,是真是假,基本的区分应该并不困难。“天若有情天亦老”,“自然正义”即直觉的、原始的正义感与是非观,恰恰是画出底线的标尺。

  不为困穷宁有此?

  只缘恐惧转须亲

  这是杜甫名诗《又呈吴郎》的颔联。

  唐代宗大历二年(公元767年)秋,杜甫从夔州的瀼西移居东屯,原住宅让给了前来做司法参军的吴姓亲戚。原宅前有几棵枣树,西邻某寡妇常来打枣,杜甫从不干涉。而吴郎入住后,在四周扎了篱笆,禁止打枣。杜甫对寡妇这“无食无儿一妇人”怜惜如故,这才奉劝吴郎:是贫困逼迫寡妇来打枣,她本已战战兢兢,咱更需要亲近而不是隔离。

  至此,我们不能不说:诗圣早在1200多年前,已经是在循循善诱、“精准扶贫”了。在那个“已诉征求贫到骨”的岁月,这种“向下看的价值观”尤其可贵。为什么能够自自然然就“精准”了?是因为那“恻隐之心”发自底腔,没有半点虚伪与躲闪。

  前不久,习近平总书记说,有的地方“脱贫标准把握不精准,有的降低标准,更多是拔高标准”,“像花钱刷白墙,又不能吃不能穿,搞这些无用功,浪费国家的钱!”据2019年8月14日《新京报》载,安徽省委书记回应“刷白墙”、直接点名阜阳市一度存在的较为突出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

  其实,无视“精准”的“刷白墙情结”还有其他“变种”。例如或发钱发物“一发了之”,或统一入股分红“一股了之”,或低保兜底“一兜了之”——更有演绎出小品情节的:回乡探亲的名校研究生发来文图,称“省社科院来检查精准扶贫成果,村里开会,让每家买十块钱鸡蛋放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这是让乡亲们自掏腰包,不仅是浪费国家的钱了。还好,这“指示”被村民漠然置之,验收也照样合格了。所以,“只缘恐惧转须亲”,一说“检查”,老百姓就不无紧张,咱就不要再“添油加醋”为妥。

  西汉经学家刘向《说苑·政理》:“善为国者,遇民如父母之爱子,兄之爱弟,闻其饥寒为之哀,见其劳苦为之悲。”2020年呼之欲出,“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的任务紧迫而伟大。故此,老杜“又呈吴郎”的坦诚与深意,至今仍然并不过时也。

  才高心不展

  道屈善无邻

  这是杜甫排律《寄李十二白二十韵》里的对句。

  彼时,流寓秦州的杜甫得到了挚友李白判罪流放的消息,怜惜与悲愤齐飞,唯有用诗作称赞诗友、回顾友谊、针砭奸佞、寄托情怀。

  此联的意思是:才高八斗的李白,空有浑身诗才、一腔抱负,却是被加上“从逆”的罪名而“道屈”、自己怀揣善心,而邻人并不领情。孔子《论语·里仁》曰:“德不孤,必有邻。”老杜这里是反用:德已孤,无有“邻”也。

  此联的凄凉与孤寂,不能不让人记起各大网站2019年8月中旬的消息:“教师夫妻假期在家给孩子补课,被孩子同学家长投诉”——在家补课也是“补课”、给自己的孩子补课也是“补课”,违背教育部规定!

  看看网上的截图,没有具体地址。但是“受理公示”赫然入目,时间是8月9日早上7点,这才知道不是开玩笑。而主管部门的回应也十分明确:“该夫妻是在假期辅导自家孩子功课,并不属于补课。”

  作为站讲台38年的“资深”教书匠,笔者看完以后先是想笑:这大概是哪个补习班老板的恶搞,通过邻人吓唬一下老师们吧,因此,需要补一补“常识”课。继而有点悲哀:如果那家教师夫妇学雷锋办好事,把亲戚、邻居的孩子一并拉过来“补课”,亲邻又偏偏掂了几件礼物该怎么办?用课本打两下逃课学生就有可能丢饭碗,又来“非法补课”,罪莫大焉!再想下去,就只有默默流泪的份儿了:第一,邻居举报者是“真理在胸”的义正辞严,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人与人的关系令人担忧。第二,别说是教师,咱们各级领导,博士硕士多了去了,“家庭作业”常常是“家长作业”,谁不曾在家给孩子“补课”?岂不个个都成了“补课嫌疑人”。第三,如果大师傅回家给孩子做一餐美味,编辑带一份报纸给孩子说说时政,医生在家给孩子治病,会不会有人投诉违规呢?大概不会。对于教师,那“道德高线”为什么高得“离天三尺三”?天天喊“提高教师地位”,莫非也是“刷白墙”的形式主义?

  最后,也为辛辛苦苦做回复的公务员一声叹息:如果这样的贴子也要回复,工作量该有多大、信息员岂不累瘫?

  呜呼!“才高心不展,道屈善无邻”,咱的“邻居”如此心明眼亮、明察秋毫,则“摄像头”无处不在,才低“心”也不敢稍稍“展”一下呀!

  丹青不知老将至

  富贵于我如浮云

  这是杜甫长律《丹青引?赠曹将军霸》里的一联。

  “丹青引”为曲调名。曹霸是杜甫同时代名画家。安史之乱后,曹霸流落四川,与老杜身世近似、同病相怜。

  此联上下联皆为《论语·述而》的化用。孔子自况:“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老杜用孔子的话称赞曹霸,感慨淋漓。

  可叹一部分人很难面对岁月、面对富贵、面对名誉而视为浮云也。甚至,为了“富贵”、名利铤而走险。

  2019年8月中旬,里约奥运会女排冠军成员杨方旭涉兴奋剂事件引发关注而争议多多。或曰“细思极恐”,质疑封训期注射的禁药何来?担心金牌会不会被剥夺?或曰“网上留情”,说“相信她也是迫不得已,伤病缠身,年纪轻轻已退役,实属不易”。

  想想老杜联语,笔者对此“兴奋剂事件”的看法有三:

  一是瑕不掩瑜。看了N多年的女排,国手们不仅是可圈可点、可歌可泣,而且笔者的总体印象是惠若琪的微笑——干净。27年前巫丹误服禁药,说清楚之后,国际排联未曾追加处罚,那是因为说得清楚,并非法外开恩。所以,即便杨方旭有主观故意,责任应该不在球队。女排的形象在球迷心中不会坍塌。

  二是咎由自取。尽管以往奇奇怪怪的“误服”常常难以服众,但毕竟有个说法,而这次的EPO阳性违规不同,因为该针剂只能注射而不存在误服可能,责任无可回避。作为世界级的运动员大家都举手宣誓过,诚信的做人底线不容逾越,更何况是在竞争激烈、选拔严酷的背景之下,你上去了,意味着队友必须离开国家队。

  三是公开则服众。里约奥运后,杨方旭缺席所有大赛,明眼人已经心知肚明。何况她本人今年6月曾在社交网络宣布退役。所以,“四年后复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重要的是,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官方公开透明,及时披露,球迷畅所欲言,各抒己见,舆情反倒未曾汹涌。

  总之,“走险”与“误服”绝不是一个概念。笔者“站着说话不腰疼”地引用王开岭先生一句话:“要坚信:错了的人只有当说‘我错了’时——才不会在精神和尊严上输得精光。”

  球迷与女排一起期待着杨方旭的解释与道歉。

  话说1260年前的公元759年,杜甫举家南下,沿途写下“三吏三别”等名篇而终于落脚成都草堂,遂写下一系列优美的田园诗。为了纪念一生颠沛流离的老杜那片刻的宁静,本期联语皆用杜诗也。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