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月季花

  农历三月,春意盎然;杨柳吐翠,百花盛开。在这万紫千红的春天,所有的花我都喜欢,因为它们装扮得大地分外美丽;但我更喜欢普普通通的月季花。

  月季花的祖先是刺玫瑰,在大山的沟沟坎坎一丛丛地野生野长。有人将它引种到家里栽培。上世纪50年代我家的后园就种很多这样的花。记得有红、白两种颜色。花朵没有现在的月季大,比铜钱大不了多少。一丛丛长在我家后园的篱笆墙外。花杆的上面长满了刺。父亲把它们和竹篱笆捆绑在一起,既美观,又防鸡猪狗盗。春天来了,花儿开得一团一簇的,煞是好看。我上小学时,为了讨好女生,没少在我家后园折摘小花,为此手被刺破过几次。这花皮实,好养。只要有水有土就疯着长。而且花期还很长,到了秋季还照样开放。

  那时我家后园的花,奶奶叫它“刺玫瑰”,我妈叫它“月月红”。现在我们看到月季花,是刺玫瑰经过品种改良后的。不再是团团簇簇,单株培植,花又大又艳。有红色的、黄色的、红黄混色的,还更金贵稀少的是蓝色和黑色的。

  退休前,我在北京住家的凉台上种过两盆月季,长得很好。下班后,回家到凉台上看看月季花红,闻闻月季花香,顿觉疲劳尽消、心旷神怡。也怪,在凉台上我种过葡萄,种过牡丹都很难成活,不到半年就慢慢死去。这也是我喜欢月季花的原因之一。

  在纽约居住期间,我最爱去的地方是图书馆。图书馆的旁边有个花店。看书累啦,我就到花店养养眼。经营花店的老板是福州人,我们甚聊得来。他的花店不大,但世界各地的名花异草不少。在他的花店一角摆放着好多月季花。红白黄蓝都有。上面标注:“CHiNa”中国月季。我问老扳:“中国月季好卖吗?”“好卖,价格比郁金香、绣球星便宜。”我说:“这中国月季产地是我们南阳的吧?”他说:“不太清楚,我是从花卉公司进的,也可能有。”我说:“我们南阳月季通过嫁接已变成月季树啦。树干有鸭蛋粗,树冠像雨伞大。一棵树上开几种颜色的花。你们公司咋没进点。”他说:“有,我没要。价位太高。在华盛顿总店我见过。”我说:“南阳种月季的专家很多,到纽约来种养不行吗?”他说:“纽约多雨,不如加州。加州有不少中国人在哪儿种花。可能有你们南阳人。”

  花店有一位营销姑娘,长得像花一样漂亮。名字叫岳红。名字也如月季。去年我在店里还看见她。今年去了两趟都没见她。我忍不住向老板打听她。老板说:“走啦。嫁给一个比她大二十岁老头儿到西雅图去啦。”我问其详,老板说:“她没有身份,三年前花5万元通过蛇头来的。川普上台后,她怕遣送回国,匆匆嫁个美国人。老头答应很快为她办身份。”我听罢不仅为她扼腕叹息。我说:“不行就回国吗,何必委屈作践自己呢?!”老板说:“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她是贵州穷山沟里跑出来的。两个弟弟都上中学。她在这儿打两份工。从我这儿下班,还要到一个富人家作两个钟头家务。每年她能为家里寄两万多美元。家里的父母和弟弟们把她当救星。她咋能回去呢?”听老板说后,我心里沉沉的不是滋味儿。呆呆望着一朵硕大的月季花,想着那个嫁到远方的姑娘。我掏5美元买了十朵月季花,匆匆离开花店。回到图书馆,打开书本,怎么也看不下去。仼思绪自由地想下去。

  现在中国富啦,再富的国家也有穷人。中国有不少在世界各地的打工者,为了赚钱,他们干着本国人不愿干的活儿,吃苦受累,为了国内的家人过得好一点儿,也想藉此摆脱自己的贫穷命运。就像那位卖花姑娘一样,她宁愿牺牲自己,也要帮扶两个弟弟完成学业,走出大山,摆脱穷命。这是她伟大的梦想!她现为完成自己的梦想艰难地在异国他乡走着,步履中流着自己的血和泪。我突然想到:岳红的命运多像我们南阳大山里沟沟坎坎长的山刺玫花。它经品种改良变成了盆栽观赏的月季花。又经嫁接改良,变成了漂亮壮美的月季树。现在的月季树漂洋过海成为世界级的花中之王。它摆在金碧辉煌的厅堂里,再也不愿回到篱笆墙的时代,作挡鸡鸭狗猫的刺玫花啦。古今中外,贫穷总是在金钱面前蒙羞。但愿岳红找到了真爱,但愿她老公尽快改变她的命运,使这位中国的灰姑娘戴上令人艳羡的桂冠!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
相关稿件